言已

来自一条透明咸鱼的愤怒|・ω・`)


之前我晚上还在刷旧版lofter,结果一个起床它就更新了……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网易你把以前好好的九宫格给吐出来啊!!!
可以不直接跳热门吗!!

好了,冷静。分点讨论(小声bb)
1.关于九宫格:
首先,这个排版真的非常、非常令人难受。
对我而言,这次更新感觉板面很挤,眼睛疼。
而且,同样的一个空间,以前可以翻十来篇文,现在只能看到三四篇。对于一个热衷于翻旧粮的咸鱼我来说,打击很大。
以前的九宫格,是可以看到一些文字的,方便了我打预警和看其它小天使的预警。
现在打了跟没打差不多啊,一开lofter直接上文/图……
伤心|・ω・`)

2.关于热门
是的,大大产的粮都很好吃。我也很喜欢天天啃当米虫
BUT,网易可能不知道冷圈人民的痛|・ω・`)
我真的不想每天一开lofter还是大大的粮,几天如一日,我……真的很想看新粮|・ω・`)
而且……这样不就可以找水军刷热度然后占据TAG的顶端吗?有些难以接受

其实还有一些问题呀,像是订阅版面过于啰嗦之类的,但还是这两个问题比较辣眼睛|・ω・`)

现在有很多小天使都放出链接可以退回到以前可爱的lofter,但如果更新以后却让大众更加热衷于旧版本,那更新还有什么意义呢??

bb了那么多,其实就想说:
网易你把以前的旧版本更新回来!!!!

来自拖延症的儿童节贺文

之前期中考后立的flag还是要拔的(醒醒你还有两篇没写!)

这次一家的是库五和摊牌~凯三打酱油预警

轻度ooc向注意!

这篇文里所有关于锻造的描写都有不同程度的bug,注意食用!

求不嫌弃!

“这是我的最后一个儿童节。”

凯勒布理鹏一边这样想着,一边修改那已经被铅笔划得千疮百孔的图纸。

“可我还要在这里修改图纸。”

他望了望起皱的白纸,决定重新拿一张新的。在抽回来的瞬间,他脑中浮现起今早父亲对他说的话:

“如果作为一个摆设,你设计的的确足够亮丽。”他父亲打量了他的稿纸后说,“但你的任务是一把足够耐用的锻造锤。”他摇了摇头。

“重新画一把。”

说完后库路芬转身出去,在开门的一刹那,又回过头来对他说,

“我知道这是你的最后一个儿童节,Teyple。”

过了一刻钟后,他望见他的父亲骑马远去,那鲜红披风的目标所向,是那灰蒙蒙的北方群山。

在换了整整一沓的白纸之后,他终于在劳瑞林光芒最盛之时完成了他的任务:流线形的曲线勾勒出锻造锤的外形,上面装饰着简洁的花纹,让这把锤子在耐用之余多出几分美感。

他抬起头,听见屋外骏马的嘶鸣。他知道,他的父亲回来了。

“不错,是一把像样的锤子。”在看过他的图纸之后,他父亲点了点头,随即把那张图纸拿在手里,重又推开了门。他刚想抗议,却听到父亲的声音远远传来:

“你现在可以和Tylmo去打猎了,去庆祝你的儿童节吧。”

在打猎途中,他确信自己的父亲想做些什么。在又收获一只野鹿后,他询问自己的三伯。

“嗯?Curvo今天没叫上我。谁知道他要去北方找什么呢?在一个既没森林也没动物的地方。”凯勒巩黠洁地眨了眨眼,“但我看到他回来时提着一袋东西,只有一小袋。估计是Atar感兴趣的珍稀矿石?”

凯勒巩翻身上马,带领他在OREME的森林里驰骋。

“这是你作为小精灵的最后一次打猎啦,别想那么多!”

直到他们回来时,他望见锻造间的门依然紧闭着,隐隐传出金属与烈火的味道。锻造的声音从门缝流出,让他更加疑惑。

直到泰尔佩瑞安的银光与星辰相呼应,他才看到他的父亲打开锻造间的门。

“儿童节快乐,Teyple。”

他疑惑地打开那个盒子,惊喜地发现里面是他今早设计的锻造锤。它躺在盒子里,上面华丽的花纹反射出星辰的光芒。

“可是……Atar,你不是说太多的花纹会降低锤子的耐用性?”

库路芬离去的身影顿了一顿,他回过头来:

“是材料不对。北方的群山之间有丰富的秘银,用它,再多的花纹也不能降低工具的耐久。”

“而且,像我早上说的,这是给你的儿童节礼物,它应当华丽。”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伙伴!!比心

顺便有人提供下二三家的脑洞吗?




春雨

今天是520,大家一起关爱二梅:)

ooc预警

作者捅不好刀,真的。

MAKALAURE

他想,他可以让春雨发出歌声。

于是他就这样做了:在刚刚染上嫩绿的大地上,在蒙蒙散着湿润的春雨中,开始抚上自己竖琴的弦。

起先的琴声几乎像被雨水融合,只有阵阵琴弦的余响。但Laurelin的光芒渐渐明亮,他的琴声逐渐明朗,流露出那生命的光芒:

他的弟弟在那广阔的大地上策马扬鞭,身旁猎犬。带有凉意的春雨未能阻止他的脚步,却让他的一头金发愈加明亮,像一束阳光,穿梭在那丰饶的猎场上。马蹄阵阵却盖不住弓弦的破空之声;每一次完美的命中都让他欢呼跃雀。他的笑声在春雨中传得更广,像是那维拉罗玛的不绝回声。

    雨声开始变得沉稳。他也从狩猎的紧张气氛中抽离思绪,将稍稍过快的弹奏逐渐降速,辅以那嘹亮的歌声:他要将染上愉悦的雨声歌唱:

    那是一年一度的盛会。适当的春雨不仅没能把众人的热情熄灭,还让那欢腾的情绪之海愈加高涨。放眼望去,在细雨的点缀下,每个人的头发都藏着星辰。

  但那比起Silmarils黯然失色:它被安放在高台之上,其中蕴含的双树之光每经一次雨水的洗涤,就愈强盛一阵。那散发出的生命的光芒,似乎把周围的雨丝都给染上生命的光泽。

     人群呼喊着他的名字, Curufinwe ! Curufinwe ! 在雨声的轻响中,激起连绵不绝的回声;他们歌颂他的巧艺之名,为他那有生命的造物欢腾。

在那个细雨蒙蒙的春天,他父亲的Silmarlis和那一场春雨,让那一年带来无限生机。

歌声愈加嘹亮,连那渐大的雨势也遮挡不了他那不息的生命之歌。里面的每一个音节,都让春雨染上新生的欢欣:

他歌唱每一年春雨带来的新生与希望;他赞颂每一年春雨带来的生机勃勃;他流连每一年春雨带来的笑声朗朗;他渴望每一年春雨带来的如诗灵感……

Telperion的光芒逐渐强盛,他收拢了最后一个尾音,让它在连绵雨丝中漂浮。在那皎洁的银光照耀下,他似乎听到自己刚刚的歌谣,在那雨声中回荡。

他依稀记得,自己就出生在这样一场湿润却欢欣的春雨之中,当时他发出的第一声啼哭,如同Laurelin的光芒,照亮整个提里安的天空。

KANAFINWE 

                        Himring

这是他们重返中洲后第一次如此温柔的春雨。

刚开始的数年间,每一场瓢泼的春雨都伴随着雷声的轰鸣和令人作痛的触感,像是在提醒着他们,神的怒火伴随着他们。但那又有什么?再多的雨水也不能将Losgar船只的灰烬冲刷殆尽。

他是在去Himring途中捕获到这场春雨:绵柔的雨丝仿佛失了重量,带着些许光芒落在他肩上,被太阳无声地照耀。

他望向前方,尚且年轻的中洲春雨朦胧,被馈赠生机,又回报希望。

略大的雨势未能阻挡他兄弟在旁的欢笑,那是希望特有的昂扬。

他凝视着如琴弦般纤细的雨丝,忽然忆起在那个laurelin照耀的午后,他把春雨歌唱。

我也可以在这里把希望歌唱。他想,那是我们的乐章。

当湿润的触感被凉意所取代,那所屹立的沉默要塞也近在眼前。是的,这就是他和Maitimo共同守护的地方。

他登上最高处,眺望着远处的Ard-galen在春雨的笼罩下,犹如一块流转光华的宝石;在雨水的朦胧下,Thangorodrim的阴影似乎也被吞没。

              Nirnaeth Arnoediad

这一年到来的并不是那连绵的春雨,而是Melkor的骤火。

Aed-galen不复存在。在毒焰的咆哮下,在强大数倍的敌军下,在溃散的合围下,希望已被恐惧和愤怒取代。

他再也不能也不想歌颂那润泽大地的春雨。

于是他再次举起剑,把死亡送向敌人的胸膛。

   ……       

喧嚣的喊杀声让他回过神来。在他跟前,是那个狞笑的背叛者。

在他身后,战场亡者遍地血流成河,视力所及之处,都是敌军放肆的咆哮。他们的利刃被折断,希望被扑灭,胜利被瓦解。

他想,我们终究还是被神诅咒的流亡者。再多雨水也洗刷不了手上沾染的亲族的血。

“汝等将血债血偿,出得阿门洲,汝等将活在死亡的阴影之下。”

但这不是你背叛我们的理由。他举起长剑,将背叛者的头颅斩于马下。

杀掉一个背叛者改变不了什么。敌军如潮水般聚拢,盔甲上未干的血迹是他战友用血肉留下。他只能带上染血的长剑,仓皇奔逃。

那一场战役,是“泪雨之战”。那一年没有希望也没有春雨,只有无尽的眼泪和哀悼。

MAGLOR

又是一年的春日伊始,他和兄长选择在这时让一切了结。

“我们在雨水的掩护下出发”他的兄长微笑着,“然后我们把Silmarils夺回,誓言就结束了。”

“因为我们完成了它。”他把话头接上,隐隐有种如释重负的期待。

“是的。那时我们就自由了。”他的兄长骑上骏马,留下这句尾音上扬的希望。

他随即转身上马。在雨水的呢喃里,他们并肩同行。

那是他最后一次怀有希望。

他们闯入营帐,将最后两颗Silmarils紧紧握住,奔向那残破不堪的Beleriand。

当他把父亲的心血之作触碰,Silmarils回馈他的不是冰凉舒适的触感,而是痛苦的灼烧时,他知道一切都将结束。

以无尽的黑暗结束。

他早该明白的。你不能指望一个手上染血的人还能把它捧住。

他们冲进雨帘里,细密的凉意也不能让手里的烧灼减弱半分,更不能熄灭那无能为力的绝望。

他的兄长握着它跃入烈焰,而他把最后一颗Silmaril投向大海。

在细雨蒙蒙中,他怀着永世的痛苦和悔恨,在大海的波涛旁吟唱。

                          THE END

Makalaure和Kanafinwe已经在场场不息的春雨和无望的斗争中消逝。世间只余下Maglor,在雨中歌唱着他和族人黑暗的命运,永世徘徊。

但在最后,他在世间留下的痕迹,也被无数场的春雨,冲刷殆尽。


趁机表个白(「・ω・)「♡

@树影Dairon {已被安纳塔拐走}
大大的画超触了,吐槽和分析也很有趣(。・ω・。)ノ♡
  @看到青钰请叫她去写字/写文
字超好看的!英语和腾格瓦都很好看,还有彩墨试色(「・ω・)「嘿
  @DandelionDragon 
把我拉进熊费坑的大触(๑•̀ㅂ•́)و✧
画的熊费和曼米超——甜,人也很可爱(「・ω・♡
@_star热爱生活呀巴扎嘿 
爱大大的宝钻全员!每一个精都有神韵!还有各种有爱的周边(。・ω・。)ノ♡
@Aiya★Eärendil
一个专注于埃兰和星光双子的dalao,背景和人都画的很触!现在主页还有宝钻日历!剁手啊各位!

还有很多很多大大,谢谢你们描绘出那个缤纷多彩的中土世界(❁´◡`❁)*✲゚*

立了能拔的flag

占TAG致歉
还记得之前一条咸鱼立的flag吗?

天哪考前拜一二三家是有用的!!
我竟然这次进了前三(*/∇\*)
狂喜乱舞[jpg.]
好了我回去写文了(๑•̀ㅂ•́)و✧

我还能再爱宝钻一辈子!!

冷cp

米尔寇×芬威
米尔寇×费诺
至今严重怀疑整个钻圈只有我YY这两对吧

暴风哭泣

为什么包子大大的账号消失了???
感觉像费诺失去了宝钻……

愚人节の鱼

大家好我又来祸害首页了(「・ω・)「嘿
*如题,这是一块赶制的愚人节小甜饼。
*或有ooc,如果有,请告诉这个咸鱼PO主
*友情提示:愚人节不仅愚人,它还愚精。

胡林&贝烈格
他没有杀死贝烈格。
他早就知道的——那双手的动作如此轻柔却坚定,怎会是奥克肮脏的手?
偶尔,手不小心让铁链发出危险的回声,回响在寂静的石洞中。
手的动作立刻顿住。给黑暗蒙上一层静寂。
他没有惊恐。像在旧日的多瑞亚斯一样,微笑着。
铁链脱身——
他握住了那双手。在上面落上一个轻柔的吻。
随后,他们交换一个热烈的拥抱。
离开了这黑暗的魔窟。
阿纳照耀着通向多瑞亚斯的道路,镀上一层金黄的光。
胡林之子,与他的挚友,一同归来。

梅斯罗斯&芬巩
他们取得了最终胜利。
他看见了堂弟耀眼的蓝银战旗飘扬着。
看见了堂弟缓缓过来的身影。
“我们取得了全面胜利!魔苟斯已经一败涂地了,接下来……”他的堂弟絮絮叨叨地说着,脸上闪着喜悦的光,像第一次在剑术课上赢了他一样。
“并且!我们从魔苟斯那夺回了宝钻!……”
是的,这消息很好,但Findo眼里的光芒,比那宝钻还夺目。
他吻住了他。
他和他的埃尔达之花,终于可以生活在没有魔影的土地上。

——他从漫长的恍惚中醒来。看见他的挚友倒在血泊中,失去生气的手还搭在铁链上。
而他自己手中的黑剑,正往下滴着鲜血。

——他撤退时望了最后一眼。
蓝银王旗被奥克大军吞没。
而他的堂弟,被炎魔包围着。
后来他知道了,他的堂弟被齐锤砸入沙尘,蓝银王旗被践踏至血沼之中。*

*:选自宝钻原文。

(本来想在刀后加上原文。但奈何手边没有宝钻而且自己也吞不下这把大刀。所以就摸了一把裁纸刀_(:з」∠)_)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比心(「・ω・)「♡

[炸成烟花]
[占TAG致歉]
贡多林……居然要出书了!!!!
三大传说的最后一个!!!!
死而无憾啊[躺平]
不说了让我嚎一下(⑉°з°)-♡

Egalmoth:

冈多林的陷落8月23号出,我的生日啊,我还能有什么要求啊,我的天,不枉我爱了那么久!!!

一篇贺文

虽然是费诺里安周的贺文但并!没!you!用关键词,只是写个费家日常小甜饼。

ooc预警

你或许能收获到一个可爱?的幼年大梅

虽然有(二)但那实在有点ooc过度,就不放上来辣眼睛了(而且为什么要在吃糖的这一周发刀呢对不对)

珍宝(一)

“以‘珍宝’为题,写一篇不少于200章”这个题目第一次难倒了尚且年幼的Maedhros。

珍宝有什么?小精灵的脑袋尚不能把这个问题的答案完完全全明明白白地写在纸上——还是用没有文法错误的那种。他费力地想着这个问题。是爸爸前几天锻造出来的工艺品吗?那还泛着蓝色的光,像晴天时维林诺的海岸——那是在前几天的聚会中,他在二叔的袍子上看到的。而且,就连他也知道,那原料绝非平凡。他想了想,决定把这答案写在纸上。但是——他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鹅毛笔在空中顿了一顿,几滴墨水晕开在纸上,那颜色像极了他疑惑的眸子——他如果是这样写的话,会不会太浅显了一点?Maedhros有些担心,决定在想一想。可是,可是有什么能称得上是“珍宝”呢?游戏吗?美妙的歌声吗?抑或是妈妈刚出炉的小蛋糕?他越想越疑惑,最终还是决定把最开始的答案写上去——虽然他知道这个答案很有可能会换来又一节的文理课。

果不其然,第二天他就被爸爸叫到书房。“关于上一次的文章,我很遗憾,你竟不能写出更富有思考的句子。”然后,他又成功地多了一节课——还是由他爸爸,著名的语言大师Feanor亲自给他上的。这节课几乎上了整整一天,以至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一听到“珍宝”这两个字就有些发晕。

由于这个题目给Maedhros造成的阴影过重,之后每有一个弟弟,他都会把这个题目给他们。

但他失望极了,因为每一个弟弟的答案似乎都比他的要好:他的二弟,Maglor,认为“没有什么比提里安午后金子般的阳光,森林徐徐的清风,海边帖勒瑞族的歌声更是珍宝。”他的四弟,Caranthir写下“运算本身的魅力就比那珍宝要价值连城的多”……就连他看来最顽皮的三弟,Celegom也会写“当秋猎的号声吹起,那美丽的猎物就是珍宝。”更别提剩下的三个弟弟了。

当最后一个弟弟写完,他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疑惑,于是跑去了锻造间。

“我以为你已经有足够的年龄来回答这个问题了。但看来你并没有。”他的父亲放下正在打磨的蓝宝石,从火热的熔炉旁中抽身出来,微笑着对他的长子说,“每个人心中都有属于他的‘珍宝’,你不必耗费不必要的时间来寻找这个答案。”

他认同了这个答案,却又禁不住想。

那我的珍宝,是什么呢?






写完才发现,大梅的珍宝可以是小熊啊2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