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已

春雨

今天是520,大家一起关爱二梅:)

ooc预警

作者捅不好刀,真的。

MAKALAURE

他想,他可以让春雨发出歌声。

于是他就这样做了:在刚刚染上嫩绿的大地上,在蒙蒙散着湿润的春雨中,开始抚上自己竖琴的弦。

起先的琴声几乎像被雨水融合,只有阵阵琴弦的余响。但Laurelin的光芒渐渐明亮,他的琴声逐渐明朗,流露出那生命的光芒:

他的弟弟在那广阔的大地上策马扬鞭,身旁猎犬。带有凉意的春雨未能阻止他的脚步,却让他的一头金发愈加明亮,像一束阳光,穿梭在那丰饶的猎场上。马蹄阵阵却盖不住弓弦的破空之声;每一次完美的命中都让他欢呼跃雀。他的笑声在春雨中传得更广,像是那维拉罗玛的不绝回声。

    雨声开始变得沉稳。他也从狩猎的紧张气氛中抽离思绪,将稍稍过快的弹奏逐渐降速,辅以那嘹亮的歌声:他要将染上愉悦的雨声歌唱:

    那是一年一度的盛会。适当的春雨不仅没能把众人的热情熄灭,还让那欢腾的情绪之海愈加高涨。放眼望去,在细雨的点缀下,每个人的头发都藏着星辰。

  但那比起Silmarils黯然失色:它被安放在高台之上,其中蕴含的双树之光每经一次雨水的洗涤,就愈强盛一阵。那散发出的生命的光芒,似乎把周围的雨丝都给染上生命的光泽。

     人群呼喊着他的名字, Curufinwe ! Curufinwe ! 在雨声的轻响中,激起连绵不绝的回声;他们歌颂他的巧艺之名,为他那有生命的造物欢腾。

在那个细雨蒙蒙的春天,他父亲的Silmarlis和那一场春雨,让那一年带来无限生机。

歌声愈加嘹亮,连那渐大的雨势也遮挡不了他那不息的生命之歌。里面的每一个音节,都让春雨染上新生的欢欣:

他歌唱每一年春雨带来的新生与希望;他赞颂每一年春雨带来的生机勃勃;他流连每一年春雨带来的笑声朗朗;他渴望每一年春雨带来的如诗灵感……

Telperion的光芒逐渐强盛,他收拢了最后一个尾音,让它在连绵雨丝中漂浮。在那皎洁的银光照耀下,他似乎听到自己刚刚的歌谣,在那雨声中回荡。

他依稀记得,自己就出生在这样一场湿润却欢欣的春雨之中,当时他发出的第一声啼哭,如同Laurelin的光芒,照亮整个提里安的天空。

KANAFINWE 

                        Himring

这是他们重返中洲后第一次如此温柔的春雨。

刚开始的数年间,每一场瓢泼的春雨都伴随着雷声的轰鸣和令人作痛的触感,像是在提醒着他们,神的怒火伴随着他们。但那又有什么?再多的雨水也不能将Losgar船只的灰烬冲刷殆尽。

他是在去Himring途中捕获到这场春雨:绵柔的雨丝仿佛失了重量,带着些许光芒落在他肩上,被太阳无声地照耀。

他望向前方,尚且年轻的中洲春雨朦胧,被馈赠生机,又回报希望。

略大的雨势未能阻挡他兄弟在旁的欢笑,那是希望特有的昂扬。

他凝视着如琴弦般纤细的雨丝,忽然忆起在那个laurelin照耀的午后,他把春雨歌唱。

我也可以在这里把希望歌唱。他想,那是我们的乐章。

当湿润的触感被凉意所取代,那所屹立的沉默要塞也近在眼前。是的,这就是他和Maitimo共同守护的地方。

他登上最高处,眺望着远处的Ard-galen在春雨的笼罩下,犹如一块流转光华的宝石;在雨水的朦胧下,Thangorodrim的阴影似乎也被吞没。

              Nirnaeth Arnoediad

这一年到来的并不是那连绵的春雨,而是Melkor的骤火。

Aed-galen不复存在。在毒焰的咆哮下,在强大数倍的敌军下,在溃散的合围下,希望已被恐惧和愤怒取代。

他再也不能也不想歌颂那润泽大地的春雨。

于是他再次举起剑,把死亡送向敌人的胸膛。

   ……       

喧嚣的喊杀声让他回过神来。在他跟前,是那个狞笑的背叛者。

在他身后,战场亡者遍地血流成河,视力所及之处,都是敌军放肆的咆哮。他们的利刃被折断,希望被扑灭,胜利被瓦解。

他想,我们终究还是被神诅咒的流亡者。再多雨水也洗刷不了手上沾染的亲族的血。

“汝等将血债血偿,出得阿门洲,汝等将活在死亡的阴影之下。”

但这不是你背叛我们的理由。他举起长剑,将背叛者的头颅斩于马下。

杀掉一个背叛者改变不了什么。敌军如潮水般聚拢,盔甲上未干的血迹是他战友用血肉留下。他只能带上染血的长剑,仓皇奔逃。

那一场战役,是“泪雨之战”。那一年没有希望也没有春雨,只有无尽的眼泪和哀悼。

MAGLOR

又是一年的春日伊始,他和兄长选择在这时让一切了结。

“我们在雨水的掩护下出发”他的兄长微笑着,“然后我们把Silmarils夺回,誓言就结束了。”

“因为我们完成了它。”他把话头接上,隐隐有种如释重负的期待。

“是的。那时我们就自由了。”他的兄长骑上骏马,留下这句尾音上扬的希望。

他随即转身上马。在雨水的呢喃里,他们并肩同行。

那是他最后一次怀有希望。

他们闯入营帐,将最后两颗Silmarils紧紧握住,奔向那残破不堪的Beleriand。

当他把父亲的心血之作触碰,Silmarils回馈他的不是冰凉舒适的触感,而是痛苦的灼烧时,他知道一切都将结束。

以无尽的黑暗结束。

他早该明白的。你不能指望一个手上染血的人还能把它捧住。

他们冲进雨帘里,细密的凉意也不能让手里的烧灼减弱半分,更不能熄灭那无能为力的绝望。

他的兄长握着它跃入烈焰,而他把最后一颗Silmaril投向大海。

在细雨蒙蒙中,他怀着永世的痛苦和悔恨,在大海的波涛旁吟唱。

                          THE END

Makalaure和Kanafinwe已经在场场不息的春雨和无望的斗争中消逝。世间只余下Maglor,在雨中歌唱着他和族人黑暗的命运,永世徘徊。

但在最后,他在世间留下的痕迹,也被无数场的春雨,冲刷殆尽。

评论(1)

热度(17)